您当前的位置:数字教育网 > 论文

[孙立军]在北京市高教学会动漫游教育研究分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北京市高教学会动漫游教育研究分会理事长 孙立军

2009年7月11日

  在06年大家提出来想要筹备一个高校在专业教育领域的学会的时候呢,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建立一个给全国的高校教师之间交流、学生之间交流的平台,特别是进行相关课程之间的相互开放。原因主要是:

1、快速成长的专业教育。2000年之前,整个中国开展动画专业教育的院校只有一两所,到2006年已经达到200多所。北京的主要高校都开办了这个专业,但是专业的教育水平参差不齐,有些老师可能原来是学图文设计的,或者是计算机专业的、或是其他专业的改行到了动画专业,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比较混乱的局面。学生进来的时候是一张白纸,经过两年也好,三年也好,四年也好,毕业以后,面对市场需求的时候,发现社会是很残酷的。也就是说再有名的学校,再好的专业,如果没有一个严谨科学的教学体系,如果把学生当成一个产品的话,那么这个产品一定会滞销的。当然产品是可以回炉的,但是作为一个人才,如果滞销的话,对整个的人才培养我觉得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而且是不符合高等教育规律的,所以我们当时就呼吁尽快成立这样的机构。当然这个事情得到了各级领导的支持,但这有一个过程,实际上我们一直在研究,包括加快教材的建设,加快高校院级间的交流。比如电影学院办的这个动画学院奖,每年的12月份都有一个高等教育的高峰论坛,在那个时候有3天的活动时间,都会有一些知名的专家,一些国外的教授或者一些大师来讲艺术教育规律。

应该说这几年我们全国动画教育整体在迅速的发展,北京应该更快一些。我举个小例子,比如我们在动画学院奖活动期间看学生的作业,其中的作品,我还记得 2001年办学院奖的时候,当时只有电影学院的学生参加,到了03年的时候已经有将近60所全国的大学生参加。但是03年我们看到相当多的学生作品不懂得一部动画片的完整格式。比如说到底是多大尺寸的,作为电影来说的标准是什么,作为电视的标准是什么,作为网络的标准是什么,很多学校还不知道。另外对一部影片,作一个短片,它的片头,片名,出品单位,作者,编剧等等,甚至中英文字幕的格式等这些都不知道。只是知道制作短片的内容。到了07年的时候,我们很多评委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到学生们在迅速地进步。像今年在韩国,《中国电影报》刚报导,上周在韩国的一个国际动画节上,我们的学生获了动画片的大奖。也就是近两三年,全国有若干所学校的作品在国际上开始显现出来。也就是说,这个市场需求,社会需求,作为我们高校的老师,都是有份责任的,要能够抓住这个历史难得的机遇。

我刚刚也参加完北京市的文化创意产业的评审,09年将有5000万人民币投入到动画片的项目补贴,贷款贴息和奖励。北京整体的项目申报当中超过60%是动画电影,20%多是电视系列片,还有10%左右是新媒体类的动画,包括手机动画。如果说北京市这些项目全部投入生产的话,将会有将近1000个岗位,那么我们作为高校教育,如果我们不紧紧抓住现在良好的就业市场的话,我们就很难持续发展下去,也是对中国、对教育的不负责任。所以这个研究分会我们一直寄希望于少说空话,少说假话,多做一些实事。所谓的少说空话假话是什么呢?就是说退一万步,假设我们可以骗社会,可以骗家长,甚至也可以骗学生,但是你真的骗不了这个行业。08年我们全国生产电视动画为13万分钟,但美国公司的《功夫熊猫》进来之后应该说就把我们打垮了,稀里哗啦。90分钟可以打败13万分钟,这个是什么,大家反思。这还是我们对人才的发掘,对人才不够尊重。人才靠谁,主要是靠高校。我们说高校不是培养大师的,但是高校真的是培养人才的。动画产业也好,漫画产业也好,甚至所谓的数字媒体产业也好,归根到底都是要人才。培养人才需要我们老师,先成立一个有良好教育、有良好水准的优秀的师资队伍,这样才有可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出来。

前两天我们刚招收完09级的本科生,今年我们也有一个良好的势头,今年我们的最高分是612分,最低分460分,这是在专业加试非常残酷的情况下,艺术专业,比去年整体提高了60分。所以我就想这么好的人才,这么好的学生的素材,交给我们厨师手里面,能不能把这个菜炒得好,这种压力应该说相当大。因为我们的素材可能是中国最好的素材,所以对电影学院压力大,我本人也特别希望能够有一个平台,能够让大家经常的进行这种交流和研究。比如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学会日后有一些短期的活动,挖掘我们全国的优秀的师资,然后把它整合起来,通过多媒体的形式,把它做成课件也好,然后尽快传播到国内相关的近千所高校当中。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责任,我们不要站在一个狭隘的某一个区域来看待教学工作。

2、现在美国和日本这些动漫产业的大国,他们在快速的发展高新技术领域,实际上他们的人才储备可以说是非常丰厚的。比如说美国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人才聚集到一起,但是中国还做不到。前两年我在台湾这么讲,我们现在做原创动画的是什么人在做呢?基本上是我们大学毕业以后三流的人在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一流的人才到国外去找高收益的公司打工去了,包括做游戏去了,谁给钱多我给谁干活。因为他面临着生存的压力,这是可以理解的;二流的人才呢,可能做一些广告啊,做一些设计啊,甚至是不惜改行。为什么呢,那些更直接;那么三流的人才呢,可能他不做这个就找不着活了。这个现状我想一定要把它改正过来。所以在我们快速发展的今天,我希望我们高校每一位老师每一位领导都树立责任吧,把我们这个分会能够做得扎实一些,能够多提一些建议,能够把我们教师队伍尽快提高起来。

去年的时候,我们接待了一个日本的动画公司,当时问他们:你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他们表示来他们公司画一个东西就能够决定要还是不要,画一个人坐在桌子上,然后这个人站立起来,然后出门,然后把门关上,画一套这样的原画,我们就能够判断他合格还是不合格。几年前我就提出这样的标准,去年的时候对我触动很深。其实我们高校的教育如果从就业率来讲,因为这个动画他是实践性的,我们设置了那么多的课程,有些课程名称好的不得了,甚至有些课程是博士生应该学的,但是我们给本科生高职生来讲。有些课程讲的天花乱坠,但是一动手准糊涂,准瞎。在日本经过这么多年实践,可以做到很朴素的原画就能决定要与不要,那我们高校为什么不研究这个呢?为什么我们自己非要建立一套所谓的体系呢?其实我们的这套体系可能和市场之间有较大的距离,像现在很多用人单位说我们高校的学生好看不好用。所以我想这些都是我们研究分会应该重点研究的。

当然我们中国的动画教育一定是有我们中国特色,我一直坚定这个观念,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学生都是独生子女,他们对这个专业的认识以及对艺术的热爱还是停留在一些一般的认识、一般的热爱上。比如说我们有一年山东地区的考生高中生分类就是高二的时候分文理科,对考不上的学生,老师就说你们就学绘画吧,因为绘画要的分数低,绘画300多分就可以了,所以这个跟社会本身也有关系。另外一个呢就是我们现在大面积招生,比如我们现在有多少在学相关专业,就划出一部分全国将近40万人,我们现在在校的学生人数世界之最,我们可以把美国、欧洲、日本全加起来,也没有我们这么多,所以我们必须要面对我们现在的就业压力。所以我们如何把学生教好,如何把我们国家现在提出来的动画产业发展好,我觉的我们高校、我们的老师都有一份责任和义务,否则的话我们自己的饭碗也就没了。动画学会去年开年会的时候我也讲过这个,就是我们现在看起来红红火火,我们高校主要是以教学、以学费、还有一些国家的财政补贴为收入来源,我们可能是日子过得最好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动画公司,他们真正的在底线做活的人,也就是我们高校培养的这些人,他们的社会地位和待遇都很低下。其实在我们北京,做原创的高校的毕业生的人均收入不到1500块钱,可以说在北京城里面连租房子都不够,我们高校的学生4个人一间宿舍,毕业以后最多改善能2个人租一间房子,所以我想我们研究分会的责任真的是很重大。一方面,一个日本的动画片可以卖到12年,像皮卡丘这种,创造的产值已经达到2000亿人民币了。有这样的非常典范,也有我们国内的喜羊羊,现在的票房已经过亿了,咱不用管它在什么条件下,就是有这样的奇迹,我们为什么不能抓住这种个案加以分析,通过我们高校的整体的这种深入的研究,能够引领这个行业的发展,甚至能够引领这个世界产业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研究分会意义重大,责任重大。

我今天没有特别准备,只是谈谈心里话,特别感谢领导能够支持我们,特别感谢老师们利用暑假来听讲座,所以我就再一次代表分会,第一天对所有的老师表示感谢,希望我们共同携手为中国的动画、漫画、游戏等相关的艺术教育能够出一份力量,谢谢大家。

乐画-电子绘画板 三拍客